当前位置:大圣教文献首页 >> 先贤经典 >> 【悟空传】第十九章
【悟空传】第十九章
2008-06-22 03:59:00  作者:maple  来源:大圣教  浏览次数:18  文字大小:【】【】【
                    第二十章

    巨大的雪片在天外涌出的火光的映照下象凝血的冰晶,整个天界被这飞扬的红
色充满,冰雪折射着火焰,象红宝石般的在空中闪耀,这些红亮的星尘在宇宙间飞
旋,以无可阻挡的气势和极美的姿态冲毁着它们面前的一切物体,诸神的宫殿在这
狂潮中支离破碎,分崩瓦解。

    在这毁灭的狂舞中,诸神惊慌的躲藏,他们分明听见那个天地间的狂笑声,纵
是飓风也无法盖过,在灵霄殿的顶端,那个身影立着,背后是燃烧着的天穹,他巨
大的阴影随着火焰的升高移向整个天庭。

    西天“金蝉子,你回来了。”如来说道。“你准备好了你的法论么?”

    “我突然不想论什么了。”金蝉子说,“我永远无法用语言来表述一颗树的生
长,一朵花的全貌。我只想问一个问题,生命的真义是什么,请不要用语言来告诉
我。”

    如来不再看金蝉,他从座边拈起一朵花。

    金蝉子定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迦叶却在一旁微笑了。

    如来叹道:“金蝉,我本以为悟的会是你,迦叶,你可得我正法了。”

    迦叶上前跪倒。

    众弟子皆唱法颂。西天霞光大盛,天空花雨纷纷散下。

    金蝉仍立在那,如木雕一般,花瓣纷扬,落在他身上的,却全都枯谢了。

    “金蝉,你还有何心路未通?”

    金蝉双眼虚视道:“通便通了,悟却未悟,花落死木,不得生机。”

    如来道:“即如此,你再去修行个五百年再回来。”

    金蝉子却还是沉默,沉默。

    “你走吧。”如来道。

    观音上前:“师兄先下去吧。”

    她去推金蝉子,却挪不得他分毫。

    金蝉子忽抬头直视如来,二目如电:“我要与你赌胜!”

    “什么?”如来笑道。

    “是!与你赌胜!我用我千年修行,与你赌个胜负!”

   
<script>mpanel(1);
    “你可当真?”

    “师兄不可!”观音拉金蝉子。

    “师兄何必,不悟回去多思索也就是了。”普贤等众弟子均道。

    “师弟你这是何必,要用千年道行与师父斗……”迦叶也从地上起来说道。

    “我为真义!”金蝉子跳起脚来道,“你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你即为你悟而笑,
却忘了那天下万千笑不出之人!”

    “你这分明是误会于我。”

    “迦叶,莫与他争。金蝉,却说吧,你要以什么赌胜?”如来缓缓道。

    天界“猪八戒!你飞的慢一点!”小白龙叫着,她已化成了人形,迎面而来的
飞旋的冰雪锋利无比,划破了她的衣裳和脸颊,她不得不闪避遮挡着。而她的前面,
猪八戒却不管不顾的向前直飞,任凭脸上身上被划出无数血印。

    “天上也没有吃的抢,也没有高老庄,你怎么急成那样,象要去见媳妇?”

    “回你的东海去,我没要你跟着我!”

    “嗬哟,学会耍酷了,告诉你猪八戒,孙悟空不在,我可不会再让你逃了,师
父的魂儿一天找不回来,你一天别想溜号!”

    猪八戒四处张望着:“糟了,天宫变成这样了,星辰全都被天外飓风吹移了位
置,找不到银河了,糟了,糟了。”

    “什么时候了,你还有闲心看星星?你和孙猴子都有这怪毛病,一个晚饭要对
着西边吃,一个半夜不睡觉看星星,那个沙和尚也不是很正常,整天拼着些破碗片
唉声叹气!”

    猪八戒却不理会她,只顾四下找寻,小白龙还没见他这么急过,看着他肥大的
身躯四下乱撞,东张西望把两只大耳甩来甩去,很是滑稽,不由想笑出来。

    忽然猪八戒站住了,眼睛直盯住一处。

    小白龙一看,风雪迷漫中,隐约有一颗银色的星在远处闪耀。

    猪八戒直飞了过去,小白龙忙跟上去。

    近了,猪八戒落下云头,看着眼前的东西出神。

    小白龙赶上前一看,那是一颗桂花树,风雪中已变的光秃秃的,在高处一根枝
杈上,有一个灯笼,内放着一颗明亮的银星。

    那树干上,还隐约刻着什么。

    猪八戒冲上去,抹去树身上的雪。

    那上面,是几个字:“天篷,家就在前面,阿月。”

    猪八戒站在那儿,愣愣看着那几个字。

    他突然猛冲入前方的风雪中。

    小白龙满心疑惑,也只能跟上去。风雪几乎使她迷失了方向,好不容易猪八戒
站在前面,她冲到他身边,叫:“猪……”

    她停住了,猪八戒正看着前方,她从来没见过猪八戒那样的眼神,象风雪一样
纷杂,那纷杂中,却有星辰一样明澈的东西。

    那是他眼中映出的人影。

    一个白衣的女子。

    “暴风已经冲毁了银河,我们几十万年筑起的家园。”白衣女子望着怀中的玉
雕般的小兔儿说,“天篷回来,要找不着家了,不过没关系,我会一直在这儿等他,
我在这里,他就不会没有家,火焰快要烧过来了,玉兔儿,你走吧,到下界去,那
儿有许多天界见不到的神奇,如果有一天,你见到了天篷,请你告诉他,阿月在这
等他,让他回家。”

    她撕下一片衣角,将玉兔儿裹在其中,一松手,那衣角化作一片白云,载着玉
兔儿向下界飘去,玉兔儿在云中跳着想回来,却跳不出来。

    她望着玉兔儿远去,忽的又笑了:“我真傻,天篷不知已变成什么样了,你又
怎么认的出他来?他也早忘了你了吧。但我相信,有一天他会醒来,然后他就会回
到这里……

    为了这一天我每天用星星排出图画,那是天篷和我才懂得的图画,希望他能看
见,想起我,回来。可现在,大风把一切都刮走了,记忆、爱情、希望、一切一切,
都刮走了……“

    “但我不会走,我在这里等他……大风,火焰,都不能让我离开这里。”

    隐在风雪中的猪八戒身子开始颤抖起来,突然,他的肥胖的身子跪倒在了地下。
他咬住自己的手,无声的哭了。

    小白龙看着猪八戒,她好象突然间明白了什么,明白了猪八戒每天夜晚在别人
入睡后仰望星空时的心情,明白了为什么一旦没有星光的夜晚,猪八戒就那样的易
怒和脆弱。

    “猪八戒。”她凑到他耳边,“过去啊。”

    猪八戒摇了摇头。

    “她在那儿等你,过去啊。”

    猪八戒突然跳了起来,小白龙想她就要看到那感人的一幕了,可以猪八戒却向
相反的方向没命的狂奔了下去。

    小白龙急追了上去:“为什么?”她喊,“猪八戒,为什么?你等的不就是这
一天吗?她不就在你的面前了吗?”

    猪八戒在天空中没命的左冲右突,“忘记路,忘记回家的路!”他喊。“明知
道是不可能相见的,为什么还要记住?”

    他跌跌撞撞的跑着,小白龙很容易的追上了他,她在他背后踢了一脚,把他踢
倒在地。

    “为什么?你连见他一面也不敢?她在那等了你那么多年,还准备一直等下去!”

    “不,”猪八戒说,“她很快就会结束她的漫长等待了,大火很快就会烧过来,
她会在期待中死去,带着她的美梦,好过她发现她苦苦等来的是一只猪!”

    “猪怎么啦?猪怎么啦!”小白龙叫道:“我就觉得猪挺可爱!猪好的很!猪
会笑,会哭,比天上很多神仙都强!”

    “可我不能接受——我可以是一只猪,可我不能让她为我……你又为什么不告
诉唐僧你是谁?”

    小白龙呆住了,半晌,她扬起手重重打在猪八戒脸上。

    “猪八戒你……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把不能说的话全说出来?”

    她也跪在了地上,嘤嘤的哭泣。

    “这就是命运啊!无比神奇美妙的命运啊!”猪八戒大叫道:“需要多么高的
智慧,才能想出这些绝妙的安排啊!伟大的上苍啊,众生都战栗在你的威严之下!”

    他狂笑起来。

    他再回头时,看见火焰已烧入了阿月的宫殿。

    猪八戒忽的一转身,又冲了回去。

    火焰已烧着了阿月的裙角,但她还在地上用手指慢慢摆着她的银砂。

    忽然一只猪冲了进来,狠狠的踩着她裙上的火苗。

    阿月惊异的看着这只猪。

    那猪却不敢看她。

    火焰一退,又扑过来。猪八戒发出狂怒的吼声,用肥大的身躯去扑向火焰。

    忽然阿月从背后抱住了他。

    “天篷……天篷,你好……”

    猪八戒感到眼泪滴在他的背上,他笑了。

    火焰猛一卷,吞没了猪八戒还没完全绽开的笑容。

    小白龙站在远处,望着火焰奔涌的银河。

    “猪八戒,你好了,终于和你的爱人在一起了。只剩下我一个……我一定要找
到他,我不想一个人死去……不……”

    她一转身,没入了茫茫风雪。

    “快去请如来佛祖——!”玉帝从灵霄宝殿下面一层探出头来,声嘶力竭的大
喊。

    “老头儿!”猴子跳过去,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你怎么就会这一句啊?五
百年了,你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我太对你失望了。”

    他一甩手,玉帝啊一声被抛在了空中。

    一切都几如五百年前。

    可是一个人跳出去把玉帝接住了。

    那是沙悟静。

    “你是好样的。”玉帝道,“你在哪作事?我定要赏你。”

    沙悟静连连磕头道:“玉皇大帝在上,臣只有一个心愿,望能重返天界!”

    “哦?原来你是犯了天条的。”玉帝冷笑道。“你的罪却赎了没有?”

    沙悟静颤抖着从怀中掏出了那个满是裂纹的琉璃盏。“当年为救王母娘娘,情
急之下丢了琉璃盏,被罚下天庭,我日日夜夜的搜寻洒落在世间各处的琉璃碎片,
终于将其补好,只……只差一片了。”

    “哦?这也能让你找回来,还能把粉碎的盏拼好,真有你的。”

    “臣在下界找了五百年啊!若不是让俺去监视西行者,还能……”

    “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俺’?”

    “啊,臣错了,是‘臣’啊!错了,罪该万死!”

    “你看,不是我不给你机会,哼!你能把最后一片找到再说吧。啊,孙悟空来
了,快拦住……”

    沙悟静挺杖一拦,被猴子一棒打的直飞出去,那琉璃盏也飞到空中……

    “啊!不要!”沙悟静抢先接住那盏,“呵,还好……”

    一群天将冲上来与孙悟空相斗,纷纷踩在沙僧的身上,血从沙僧嘴角流出来,
他还把那个盏死死护在怀里。

    “只剩最后一片了啊,五百年了啊……”

    孙悟空觉得自己的身体化开又重新凝聚,他又回到了天界。

    孙悟空看见了自己,那个天宫上狂笑的自己。

    他从菩提那回来,心中却突然异常的平静,他想,要去做的事,无法逃避。

    他看见了紫霞,她正抬头仰望着天宫殿,凝望那个身影。

    “你只是一只猴子。”他想起了紫霞对他说的。

    “是我杀死了唐僧,是我打死的龙王,是我撕去了生死薄,是我捣毁了天地伦
常!

    哈哈哈哈!你们颤抖吧!原来恐惧是如此的美妙,死亡是如此的幸福啊!哈哈,
哈哈哈哈!“

    那个灵霄宝殿高端的妖猴还在大声叫嚣。

    “求饶吧,而我将不赦免你们!哈哈哈哈!”

    孙悟空望着灵霄殿上的那个狂笑的猴子:“他疯了,他必须死,是吗?”

    “我要天下再无我战不胜之物。”

    他忽然觉的很累了。

    方寸山那个孱弱而充满希望的小猴子,真的是他?

    而现在,他具备着令人恐惧的力量,却更感到自己的无力。

    为什么要让一个已无力做为的人去看他少年时的理想?

    另一个孙悟空的声音还在狂喊:“你们杀不死我!打不败我!”

    他又能战胜什么?他除了毁灭什么也做不了了。

    孙悟空每向前走一步,就觉得自己变老一些,但他尽量把自己的头昂起来,尽
量把步子迈的更稳一点。

    火中不见了人影,只有他自己和那个疯狂的笑声。

    到了,灵霄宝殿上,那个声音还在叫着:“我是不可战胜的!不可战胜,谁也
不能打败我,谁也不能!”

    孙悟空深吸了一口气,纵身而起。

    他高举着金箍棒,向上飞着,穿着那重重烟幕,他终于看见了那个火焰中赤裸
着,执着一根金箍棒,站在灵霄宝殿最高处,向天下叫骂的猴子。

    他双手猛击了下去。

    他看见的,是一个惊愕的眼神。

    战斗仿佛没有结束的时候,他们不知连续拼杀了多久。

    四周的一切已经都不再重要了,火光,风声,叫喊,一切都已消失。

    唯剩下一种意志,决不能让“失败”这两个字的阴影出现在自己的脑海。

    所以孙悟空已不能停下,尽管他觉得那场战斗的怪异。尽管还是捕捉不到对手
的影子。

    尽管他有时怀疑自己独自在世界上疯狂的挥舞着金箍棒。

    当两个孙悟空都快用尽最后一点力量的时候,如来出现了。

    孙悟空终于把胜利的希望寄予给了如来。

    “佛祖,你做了公断吧。”

    “那边那个无金箍的,却是六耳猕猴。”如来道。

    “我是六耳猕猴?哈哈哈!我是六耳猕猴,你也真会编道。”那猴子狂笑,
“天地生我,你有何资格评断!”

    血从他的七窍中开始流下来,那是太久的战斗而震坏了五脏,也许是笑的太厉
害,而他突然跳了起来,直越向如来而去:“看棒!”

    他喝的是那么响亮,使出了他最后的所有力量。

    那个身影,以一种无以伦比的速度冲向天地间最至高无上的意志。

    然而他落空了。

    那只是个幻影。

    当他落在地下时,他几乎已拿不起他的金箍棒了。

    但他仍在挣扎着站起来:“如来!出来!,是英雄面对面大战三百回合。”

    “哈哈哈哈……”那个声音在虚空中大笑了,“你战不胜我,因为我无本无根,
以空为凭,而你却是欲望化出的实物。”

    “孙悟空!你还不动手,更待何时?”那个声音说道。

    孙悟空一震,是在叫他么?他刚才几乎以为那个挣扎着的就是自己。

    那不是我,是的幸好那不是我。

    我是孙悟空,孙悟空怎么可能忍受那样的失败?怎么可能接受那种毫无胜利希
望的战斗。

    他感到有什么就要发生了。

    果然,地上的妖猴突然再次猛的跃了起来。

    “我——不——认——输!”

    他发出了野兽般的吼叫,血从他的眼睛里喷了出来。

    孙悟空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的跃起了。

    他象一个静伏的猎手等待着这样一个机会。

    孙悟空蹲身,曲足,起跳,那一瞬棒已在手。

    一道纯正的金光,一个完美的弧线,一次旷古绝后的进击。

    “不——————”一声绝望的呼喊。是紫霞。

    孙悟空听出了那个声音。

    他不由一回头。挥出的手一慢。

    那只是一瞬中的一瞬。

    另一个悟空出手了。

    “你能猜个这个结局么?”如来问。

    “弟子未猜出。”观音道。

    “你呢?”

    “我也没有。”太上老君说。

    “我也没猜出。”如来说。

    “我输了,原来世上真的有我不能预料之事。”如来道。

    “但是一切还都在你的鼓掌间。”太上说。

    “不,他已经跳出去了。”如来道。

    “因为他宁愿死,也不肯输。”

    孙悟空站在那里,看着脚下的战败者。

    他又一次胜利了,象每次与妖精的战斗一样,他总是最后的胜利者。

    等一等,众神都在交头结耳议论着,倒底是谁死了,谁活着。

    死的真的是六耳猕猴吗?

    或者,倒在地上那个才是他自己呢。

    他摸了摸头上,还好,金箍儿还在。

    那是证明他是孙悟空的唯一标志。

    那是胜利者的金冠。

    紫霞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她是来拥抱胜利者的么?

    她来到了他的面前,却跪了下去。

    跪在了倒在地上的那只猴子的身边。

    她哭了。

    她握起那只妖猴的手。就是刚才本应拿金箍棒打中他却伸向了紫霞的那只手。

    她把那只手轻轻的掰开。

    那手里,是一条紫色的纱巾。

    孙悟空忽然觉得身体里什么东西裂开了,象是一块石头崩碎了。

    他倒了下去。

    当孙悟空倒下去的时候,一切幻影都消失了。所有的人都看清了,原来并没有
过两个孙悟空。

    孙悟空在从炼丹炉中复生,大闹天宫时死了,死于突然自毙。

    也许他从来就没活过来过。从炼炉中跳出来的,不过是那太强烈了的欲望。

    这就是历史学家的结论。

    紫霞看着孙悟空,握住他的手。

    这次他真的死了?

    不,他分明好象还是随时会跳起来,吓你一跳,对你笑的那只顽皮的猴子。

    孙悟空,再逗逗我吧。

    她把手贴到了自己的脸上。

    那只手却渐渐冰凉了。

    “我要你记住你是一只猴子,因为你根本不用去学做神仙,本性比所有的神明
都高贵。”

    泪水沿那只手滑落。

    天界的火还在烧着。

    “如来佛祖请快把火灭了吧。”玉帝说。

    “此乃天外之炎,无根而出,其源却是人间的欲望。心魔一去,其火就自灭了。”

    如来道。

    “这火是灭不了的。”紫霞说,“因为我们会做它的燃料。”

    她托起孙悟空的尸体,走向火焰。

    众神闪开一条路,他们还在忌惮着那个身躯。

    天火熊熊的烧着。

    在人间看去,天空中正幻化着浓烈的光彩,燃烧的巨云象是一幅巨大的穹顶画。

    “看哪,那是一只展翅的凤凰。”一老者说。

    “不!那是一个人挥舞着兵器跃起怒吼。”一个少年说。

    他们的旁边,一个青衣女孩也在仰望被映红的夜空,人们没注意她有一张极丑
的脸和极晶莹的泪。

    当西游的历史并不存在,虚无时间中的人物又为什么而苦,为什么而喜呢?

    …………

    “一切都结束了么?”王母不知从哪冒出来问。

    “等一等!”喊的人是沙悟静。

    他冲到太上老君的脚下,“麻烦你,麻烦你把脚抬一抬……”他举起一样细小
的谁也看不清的东西,“我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哈哈哈哈,最后一片!最后一
片哪!

    哈哈哈哈……“

    他颤抖着把琉璃盏捧到了王母面前。

    王母接过盏,看了看:“我要这东西还有什么用呢?”

    她一松手,那盏坠下,重新摔成粉末。

    “不——!”沙僧就那样看着那五百年凝聚修复的盏在一瞬间重新美丽绽开。

    他愣愣的站在那儿。

    渐渐的,他脸上的神情有了变化。

    “我要宰了你们!我要宰了你们这些兔崽子!来呀,我要杀了你们!”

    他歇斯底里的大吼着,可是所有的神都看着他笑,他们都在笑。

    哈哈大笑。

    当五百年的光阴只是一个骗局,虚无时间中的人物又为什么而苦,为什么而喜
呢?

    天宫的大火又烧了七天。终于熄灭了。

    诸神查找着废墟与灰烬,他们只看到两样东西。

    一块烧焦的石头,一根烧断的金箍。

    有人说,听见了那火中传来的歌声与笑声。

    有人说,曾看见有一道金光和一道紫气缠绕着从火中升起,向天际而去。

    当然更多人什么也不说。

    观音拿到了那根金箍。

    “我们的目标已完成,西游可以结束了么?”

    如来手中正握着那块石头。观音问。

    “他败了,但他败了么?他终于还是逃出了我的手掌。金蝉子,他胜了。”如
来拿着那根断金箍沉吟着。

    他将手一挥,石头飞落下尘世。

    …………

    阿瑶找到了那块石头,她把它埋在了一片焦土的花果山。

    多少年前那一幕又显现眼前……

    “花果山,什么时候才能重新长出花果来?不过,种子已经撒遍天下了。”孙
悟空抓了一把地上的黑土,脸上露出孩童般的笑来。

    天边的雷鸣已然越来越近了。

    孙悟空靠在一棵焦树上,静静的等着。

    等到那一刹,黑暗的天空突然被一道巨大的闪电划开。

    孙悟空一跃而起,将金箍棒直指向苍穹。

    “来吧!”

    那一刻被电光照亮的他的身姿,千万年后仍凝固在传说之中。

    “如果下雨,这里就会长出花草来吧,我没有种子,如果上天知我心诚,就让
石头也开花吧。”

    她割开自己的手腕,将血洒落土中。

    忽然,天空一声雷鸣,隆隆滚动。

    阿瑶抬起头。这时,第一滴雨水落在了她的头上。

    “下雨啦!孙悟空,你看……下雨……下雨了……花一定会长出来的。”阿瑶
喜极而泣。

    天空中,黑云后,一条白色的龙翻动着。

    远处天兵的战车隆隆驶来,天将的喊叫已可闻:“是谁犯天条在花果山私降雨
水!”

    “唐僧,孙悟空,猪八戒,这是我能为你们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小白龙想。

    “别了,永别了……”

    纷纷落叶飘向大地,白雪下种子沉睡,一朵花开了又迅速枯萎,在流转的光的
阴影中,星图不断变幻,海水中矗起高山,草木几百代的荣枯,总有一片片的迎风
挺立,酷似它们的祖先。

    怎能忘了西游?

    死亡,只是开始……

    五百年后“猴子,快来帮我,我找到好多松果啊!”松鼠叫道。

    “没空!我正和熊怪赌倒立!叫飞行猪帮你!”

    “我又不吃松果。”猪嘟啷着。

    “有人来了。”

    “人?”

    那棵大树,巨大的满天的碧绿飞扬着。

    那人看了许久。

    突然,猴子,熊,松鼠都跳了出来。“又有新客人来了,入伙入伙!”

    “这山什么山?”

    “花果山!”

    “那树哪来的?”

    “当年花果山寸草不生,忽有一天一个仙女拿了一块石头埋在土里,于是很久
很久后,长出了一棵树,树越长越大,后来就开始下雨了……后来,长出了第一颗
草……后来,有了我们……”

    “走,去三星洞找石头玩啊。”松鼠说。

    “哦?三星洞?”那人说:“也带我去如何啊?”

    “只怕你钻不进去。”

    “在哪?”

    “就是那个树洞啊。”

    那人一笑,忽的化作一束光,入了树洞之中。

    这是什么洞?

    斜月三星洞。

    你是谁?

    我是这颗树的心。

    那黑暗中,一块石头泛出光泽。

    我在这里不知多少年了。当年我从天而落,被一个青衣女孩拾去,她把我带着
这里,埋于土中。我身上写了几个字,我却不知是什么……

    那人伸手摸去,缓缓的摸着那几个字。

    我里面有一样东西,是当年一个人丢掉的,知道这几个字意思的人就能得到它。

    你能告诉我,我身上写了什么?

    是六个字:唵、嘛、呢、叭、咪、吽什么是唵嘛呢叭咪吽?

    你知道为了知道这个答案你要付出什么吗?

    ……

    那人再出来时,神情却不同了。

    “你找到了什么?”猪问。

    他伸出了手,却是那块石头。

    “啊?你怎么把我的好朋友拿出来了。”松鼠叫起来。

    那人大喊:“孙悟空,还不醒来,更待何时?”

    那是天地间喀喇喇一声响。

    天庭动,彻云霄。

    “怎么了?”诸神惊问。

    “是他,他又回来了。”

    孙悟空就站在地上,脸上带着微笑。

    “这一觉好长啊。”

    “想知道那六个字的秘密,就与我去找吧。”那人说道。

    “石头,不要走!”松鼠说。

    孙悟空看着她笑了,“我的梦想未了。我现在才知道那石头里留了什么。”

    他将手掌摊开,一只粉红色翅膀的小虫飞了起来,它是透明的,在天空中变幻
着金色的光芒,越飞越高。

    “它是什么?”熊问。

    “是爱吧。”松鼠说。

    “不,是理想。”小猴子说。

    “也许,是希望。”猪说。

    ……

    “师父,你说我们能找到西天么?”

    “能,只要会看星图,你看,那是阿月星座,那是猪星座……”

    星光下,二人一马奔向苍茫前方。

                               (全文完)

    --------
      坐拥书城
      亦凡公益图书馆(shuku.net)
相关文章
About Us   Contact Us  

  • 大圣教(dashengjiao.org) 2007-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web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