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义研讨首页 >> 教义讨论 >> 浅谈孙悟空对于自由的追求 by DreamCity
浅谈孙悟空对于自由的追求 by DreamCity
2008-06-09 01:54:01  作者:DreamCity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61  文字大小:【】【】【
《西游记》当中,孙悟空的来历非凡,从感受天地灵气,日月精华的石头中蹦出,来自
于“自然”,那么他要求自由,乃是其自然的本性。对自由的追求,伴随着孙悟空的每
一个成长阶段。从天生石猴到猴王,从寻师学艺到闹龙宫、闯幽冥、闹天宫,从齐天大
圣到被压五行山下,从西天取经到成为斗战胜佛,孙悟空始终是自由意志的象征,它的
一生是奋斗反抗的象征,是追求传统的个性的真我,然而最终被压抑和扭曲的一生。《
西游记》通过孙悟空这一鲜活的形象,传递了千百年来人类追求超越、自由、自尊的人
生大道及不能实现这种追求的迷惘。表达了人们在混沌生活中极力追求至纯至真至美的
人性,以及这种追求不可能达到的悲怆和幻灭。

“自由”的追求
大闹天宫前期的孙悟空形象所代表的是人类早期最自由的状态,是一个纯自然态的开始。
首先,我们看孙悟空所生活的环境:是在神气氤氲下,有那“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
”,“春采百花为饮食,夏寻诸果作生涯。秋心芋栗延时节,冬觅黄精度岁华”(《西
游记》第×回)。这优美怡人的自然风光、恬静的山林构成了一幅人类理想社会的风俗
画。
孙悟空从访师学艺到龙宫取宝、幽冥改簿,这是初涉社会、与世俗对抗的开始,也是被
压五行山的引子。作者将孙悟空放到大自然、人类社会中,让他上下驰骋、无拘无束,
寻求自由的人生。这一时期的孙悟空征服自然、战胜自然,无所畏惧,永往直前,达到
人类想象力、创造力的极至,也是孙悟空为追求自由而对抗天庭的尽情宣泄。而悟空的
大闹天宫无疑也是对权威的反抗,对自由的积极追寻。

“自由”的失落
被压在五行山下是孙悟空性格转变的关键,也是他由一个挑战世俗的自由斗争者形象走
向妥协世俗以致于融入世俗的过渡过程。《西游记》第×回记载了孙悟空当时异常窘迫
的状态:

“类嘴缩腮,金眼火眼。头上堆苔藓,耳中生薜萝。鬓边少发多青草,颔下无须有绿莎
。眉间土,鼻凹呢,十分狼狈;指头粗,手掌厚,尘垢余多。还喜得眼睛转动,喉舌声
和。语言虽利便,身体莫能那”。

曾经大闹大宫的齐天大圣和现在被压五行山、饱尝拘禁的战败者对比何其鲜明!五百年
的度日如年足以让他反思自己的过去,五百年的煎熬足以让他向世俗低下高昂的头颅。

在花果山水帘洞的孙悟空,原可以安安稳稳地生活,但他要生活得更美好。已是“美猴
王”的孙悟空深感生死之忧,于是首先去龙宫寻宝,“金箍棒”成了他称心如意的武器
,接着擅闯地府修改生死簿以求长生不老,并因此惊动了玉帝,封他为“弼马温”。但
很快孙悟空发现自己受到了嘲弄,他便一路打出天宫,回到花果山自封为“齐天大圣”
,公开表示对玉帝的及其臣僚的藐视。

最后,大闹天宫的孙悟空,仍然被佛祖压在了五行山下。但这仅仅是肉体上的压迫,在
精神上孙悟空依然独立,自由仍是他的追求。于是当观音提出一个可以作为出路的建议
时,孙悟空连声答道:“愿去,愿去。”从这两个“愿去”可以看出孙悟空渴望自由、渴
望再显身手的迫切心情。

在唐僧的帮助之下,孙悟空终于出来了,在经历了五百年的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之后,
他的本性并没有变,他仍然保持着自己的本真性格。可是他再也不能像五百年前那样了
, 因为500年的煎熬让他明白,要想对抗整个世俗世界,保持精神上的绝对自由和本真
,就会遭到所有世俗力量的联手镇压,永不翻身;要想获得自由之身,除了妥协还是妥
协,别无他途。

“自由”的消泯
孙悟空生来就渴望摆脱社会与自我的种种束缚,追求生命绝对自由的宣泄,要求尽情施
展才能。这导致他后来闹龙宫、地府,直至大闹天宫,最终被压500年后为唐僧救出,
去往西天取经。在保唐僧西天取经的故事中,孙悟空思维行为更趋于人情化、理性化。
孙悟空的经历一方面说明人生的理想在于奋斗、不懈的追求,另一方面又清楚地表明这
种所谓的奋斗、不懈的追求可能仅仅是一种自我慰藉、自我实现。

在大闹天宫中,孙悟空是叛逆的英雄,在西天取经路上,他又是勇敢的斗士。如果说唐
僧的怯懦正好是悟空好斗、乐观的反衬,那么沙僧的卑微和八戒的世俗正好投射悟空的
坦荡、本真至纯的精神和高贵的灵魂。孙悟空是取经事业得以成功的根本保障,但西天
成佛并非他孜孜以求的终极目标。

在长达14年的取经途中,花果山的美猴王、大闹天宫的齐大大圣乃至弼马温已成为过去
,此时的孙悟空披上了僧衣,无时不处于世俗的藩篱和禁锢之中。紧箍咒的存在就是这
种世俗约束的表现,但是愈到后来,紧箍咒出现愈少,表面上看似是悟空的循规蹈矩,
实质上此时的孙悟空内心已经出现了认同,所以当悟空成佛后头上的紧箍就自动消失了
。这象征着生命的自由冲动已被社会、世俗的价值原则所消泯、同化,生命已被改造。

在历经了九九八十一难、耗过十四载春秋后,孙悟空保唐僧到达西天,四方妖魔、八路
鬼怪全都在他的力、勇、神威下败北丧身。功成名就,他被封为“斗战胜佛”。但是,
区区一个“斗战胜佛”又怎么比得上“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的美猴王?

孙悟空的历程,同样可以说是人生历程的象征。几乎每一个人都要经过这样的历程:少
年时的率真、自由和快乐在与所谓文明社会的接触、冲突中不断地被抑制、被修正、被
摧残;为了能使生活处境的改变,不断地放弃原本执着的,来屈从于原本所排斥的,生
命从鲜活走向僵化,从怀有一种大而迷茫的志向到最后几乎都失落,最终在现实中被理
性化地泯灭。困境降临,没有什么可以坚持,生命就是痛苦,而最痛苦的是人生最终价
值破灭!

在孙悟空身上,体现的是对世俗的摒弃,是对人类童年时代自由自在、不受拘禁、本真
自然的天性的回归。恰恰与世俗化的猪八戒形成鲜明对比:八戒从天入地,努力从平常
的饮食男女中寻找朴素寻常、但又难以抗拒的乐趣。他目光短浅、追求不高,但最终获
得了现世的满足。孙悟空则由地升天,竭力在无望的挣扎奋斗中求得自由、永恒的理想
人生。
世俗名位的藩篱和精神自由的无限是永远困扰人类心灵的一对矛盾,《西游记》以神话
的方式在本质上体现出了对人类真我的回归,对自由的追寻。
相关文章
About Us   Contact Us  

  • 大圣教(dashengjiao.org) 2007-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web stats